Nekor 当场我就吟了一句诗

    Nekor September 17th, 2019 at 01:46 am

    读完像爱护爱豆一样爱国:新媒体与“粉丝民族主义”的诞生,有一些印象,记录一下。

    *文章讲到粉丝群体反而更加容易感受到民族认同的边界,这一点听起来新奇而具有说服力,可是也不是没有疑问:比如能够去海外参加演唱会、去玩外服的群体是不是占多数?另外文章也提到了否定之否定——假如反抗成了社会主流,那么叛逆心理的反而使得服从成了一个抵抗。我觉得服从从2012年开始不是已经成为了一个主流吗……

    *粉丝们需要一个过渡客体来面对现实,而需要认可则是饭圈成员的目的。这一点对我来说是蛮新奇的,我很难这么直接地把模糊的感觉这样写出来。可是谁来认可呢?国家?社会?同龄人?我更倾向于觉得粉丝们行为的动机来自于自我认可的强化,是对现状满意的一种表达,在此我的想法是负面的。

    说个题外的事情,有一天我去理发,坐在旁边烫头发的一个女生和理发师闲聊,她刷着微博,开始高声谈论:“在微博上又有外卖小哥卖惨,是他们自己不努力,你弱你有理咯,自己选择了这份工作,再苦再累又有什么好抱怨的!”读过盖茨比的我必定在内心里咆哮那句名言:假如对方没有我自身的有利条件,就不要去评判他人。从其他聊天中知道她家境还不错,过着不错的生活,应该很清楚在这个注重关系的社会当然不是努力就可以摆脱苦劳的,很多人没得选,一失业就只能去送外卖,送个外卖碰上黄晓明这样的上司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嗯?说回饭圈和民族主义这件事情,我更愿意相信这些人的动因和自我确认有关系,更多是种自恋情结。

    *地图那一节好有趣,那网络空间对认同感的建构作用呢?

    Nekor September 14th, 2019 at 01:24 am

    我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抱有一种庸常的平等观念,我和你之间的差别在于社会建构,那凭什么暂时来说被认为优秀的人,就应该得逞一世呢?更糟的是,被虐待的人主动接受这一点。

    起因来自于我在朋友圈上看到的一个好友,说遇到了喜欢的男生,那个男生责怪她技术不行,她一想到这里就哭了,为什么自己这么喜欢他而他却不合理地责怪她呢。

    是啊为什么呢。这种事情当然是两个人一起努力的,男生凭什么觉得自己被取悦就是理所当然的呢?

    从根上来说我还是觉得人与人是没有差别的。只是如大家的生存方式存在一些异化吧,以至于需要有一些超人,一些偶像,一种超凡的遥远之物,英雄,来寄托一些愿望,一种自欺欺人的动力。

    但是这种观念又如何呢,人们追求超凡入圣的表象,人们关心的不是根子上怎么样。但是我知道——我无法相信超凡入圣的东西。

    Nekor June 16th, 2019 at 08:44 pm

    啊啊啊啊学校一堆琐事,又非得在学校内网弄,找同学吧上传出了问题,肉身吧又回不去,VPN吧找老师要了账号密码登不上去。啊啊啊啊开什么玩笑!

    Nekor February 7th, 2019 at 11:28 am

    现在充分感觉到“书到用时方恨少”,挣扎在水一篇文章出来的痛苦边缘之中……

    Nekor February 2nd, 2019 at 11:18 am

    刚买iPad pro的时候:“还是iPad pro好用,像在纸上画画一样”
    用回搁置已久的影拓5:“还是数位板好用,Sai的手感真顺滑”

    Nekor January 21st, 2019 at 05:40 pm

    不想再画这一堆dildo了…

    Nekor January 18th, 2019 at 11:22 pm

    “绝对污秽之爱”彻底失败,节节败退,仓皇逃窜。最大的失败在于身处战场而不自知,刀光剑影而不见。

    Nekor January 15th, 2019 at 12:01 am

    终于把PandaBangumi插件重新激活,用的是apache伪静态+PandaBangumi更新前的版本+重启apache

Contact information

About me

  • 海龙王,喜欢在洗澡的时候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