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义的狂想

谁要是完整地接受了我的哲学的教诲,(就会)因此知道我们的整个存在其实就是有不如无的东西

——叔本华

Rick and Morty 所讨论的问题更能引起我的共鸣。大老师两季在说“青春的美好生活是一种伪物”,但是整个剧情绝不会跳出青春的框框。Rick and Morty 在 S2E7 说“青少年的心就是他们本身最大的敌人”,却只是把青春和诸多宏大主题并置讨论,只是作者宏大野心的绝小一部分。

我在 RM 当中看到的贯穿全剧的主题是“对既存意义的拷问”。现代人普遍觉得自己可以接受“我们的生活其实没有究极的意义”,却不知道我们接受这个观念,并不是因为我们已经强大到足以面对混沌,而是为自己放弃寻找诸事物的复杂关联寻找借口。这使得我们满足于表面的日常——其实并非日常,而是他人为了迎合我们最基础本能而制造出来的内容,事实上我们宣称“生活没有究极意义”,是因为我们完全接受这种内容的全部价值。

人在面临外部世界的时候,首先面临的是诸多与外部相关的问题,这些问题大多起于混沌,我们赋予外部世界以意义,也赋予我们自身对外部世界的行为以意义,从而找到我们面对混沌的力量和勇气。以至于当具体的问题消失,这种依靠外部世界的意义链条依然被当作力量的确证,甚至不惜在内部制造问题。

我感觉到 RM 对人类迄今为止制造的各种意义链的戏耍和狂想,有时候会在剧情里面很明确地表达对某个命题的主张。要显示现存意义的荒诞,RM 选择把人类生活——把自己的家人引入一个宏大、邪恶而混沌的宇宙,在这样一个有无限多个自己、无限多个家人的宇宙当中,人类赖以构建文明的意义自然显得荒谬可笑 ,
不比古代人无力面对外部自然的混沌和狂暴之时所寻求的关联要高明多少。

爱情_1.PNG
爱情_2.PNG
爱情_3.PNG
爱情_4.PNG
爱情_5.PNG
爱情_6.PNG
爱情_7.PNG

即使没有任何科幻要素的现实生活,文明以外的混沌要素就完全消失了吗?

在普遍获得好评的 S3E7 中,Citidal 很好地解释了什么是结构性问题。当我们诉诸人与人之间的联盟来抵御外部的时候,当外部的问题变得不可见,那么结构问题将暴露出来,吞噬掉人类自身。Citidal 可以看作一种实验——即使智商和才能都一致的 Rick 和 Morty 两种类型的角色(对应社会分工中的男性和女性),组织起来的社会也只会阶级分明,压迫、歧视和不平等的戏目每天都在上演。大多数时候我们都不会意识到——这种结构性关系造成的后果,并不是靠个人的努力就可以解决的,S3E7 最大限度地暴露了这一点。

RM 是一部非常直白的动画,幻想和自欺都被认为是愚蠢的,实在的混沌、邪恶和不可预期的死亡才是人类应当注视的东西。观看这部作品是逃离压抑的一种方式,我们会觉得很爽——因为实在的东西被揭开,这种揭开又包含了我们刻意忽视(或者没有想到)的联系和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