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自我

由于并非是人文学科专业出身,而只是凭借一时兴趣漫游在网络,吸取人文学科的碎片知识,然后十分辛苦地读了一些(并没有读懂)的专业文章。由于这种摄入,我的思考方式一点点发生了改变,以至于我觉得有必要把这种改变记录下来。

我最为担心的点在于对概念和思想的误用,以至于整个人走向彻底民科的邪路……但是一篇论文的结构提示我,先行对常用词语进行声明、以统一整篇文章的语用是有说服力的一种做法,就像在“专业术语”之下再开一个“我的术语”的文件,重新声明一个函数集。

于是我先行对从碎片化的来源当中,提取一些专业的术语,并且根据我对它们的印象先行声明……

·范式

是方法、目标、结构、意志层层联动的结合体。“模式”一词无法包含方法以外的三者,而“系统”一词只包含了方法和结构。

方法——有次序的行动序列。

目标——要达成怎样的结果。

结构——组成范式的各要素如何联系

意志——即动机是什么。不等同于目标。

(列出这些因素是个挑战了……在自己读书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假如要理解书本上已说的东西也造成了困难,那么要想到书本上未说的东西就更加无望。要解释一个概念的时候更是这样……)

·主体

行动的存在物。在一个情景当中,作为主动的存在,并且给其他存在物施予动作和影响。必要条件——动机,模式,施予动作和影响。非必要条件——自我意识。也就是说,抽象的集合体也可以是主体。

·客体

与主体相对,是指在一个情景中被施予影响的存在物。某种程度上讲,它是主体行动的材料,是主体施予动作的对象,也可以是主体动机的标的。比如男性和女性的关系当中,女性被男性当成了客体,而假如在这个情景当中,女性迎合男性而向男性表现出符合男性把女性当作客体的想象的行动,这个过程叫做客体化。(也有可能本来符合男性观念中的客体形象……)

·凝视

这是一个令我印象深刻的概念,出自吴琼关于拉康的一篇论文。“如果说主体的看属于眼睛的功能,那么主体使自己被看就是凝视的功能”。如果完全把“凝视”这个词当作了被动用词(Gazed),其实从语义上来说肯定还是别扭的(比如说“我凝视”如果表示的是“我被注视”的话),这或许是拉康的说法,他可能把凝视限定在了同时有“主体”和“他者”在场的情况下才能使用的状况。(但是完全说不上理解他)

贡布里希对“凝视”的用法亲民得多,他把视觉过程分为观看、凝视、认读,凝视只是指人注意到东西的过程。

总之,凝视在此的用法就是一种视觉上的注意。人在注意某样东西和被注意到的时候,很难不做点什么吧。

·在场

在一个情景当中,一个存在施予了影响,就可以说这个存在“在场”。它既可以是一种抽象的存在,也可以是一种实在的存在。一个抽象的东西不存在于某处,却可以在场,比如某个祖宗早已不在人世,却引导着子孙们祭奠的行为。

·自我

存在着自我意识的存在。人被杀就会死,被打到了就会喊疼,被漂亮的女孩子翻白眼就会觉得既心寒又暗爽。

·他者

自我以外的主体。可以是实实在在的人,可以是对自我施予影响的幻象,可以是作为主体的观念和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