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kor 当场我就吟了一句诗

    Nekor April 8th, 2019 at 09:11 pm

    我甚至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不知道如何提出问题,我不知道那个确切的问题是什么,然而问题一定存在。这是让我心焦之处。
    在思索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先问我自己:我的欲求是什么?这不是在说,我应该发明一种外在于我的理论、体系和说辞;而是要说,我应该如实地描述那个原本就存在的欲求,我本能地追求它、却无法捕捉到它。
    最开始的欲求当然是性欲,这首当其冲是一种身体欲望——但是按照齐泽克的说法,假如没有原初幻想,性欲本身无以为继,我认为这种说法是很有说服力的。因此就这个问题,引申开去,肯定是这样一种情形——这个原初的幻想,应该是什么模样?不能简单粗暴地把它一分为二,也就是男性欲求着女性,女性以隐秘的方式欲求着男性,而应该有更具体的东西,比如性癖。因此再演绎下去,这个问题的支流就是——我的性癖是什么。
    再者,就是社会的欲求,我有被尊重的需要,知识和美的欲求,我有求知欲。这样一种路子看起来非常马斯洛,那就只能说明我没有走对思考的路子——那个总是让我发痒的地方,到底是哪里?当我完成马斯洛三层次的状态,这个发痒的地方我就挠到了吗?

    Nekor April 8th, 2019 at 12:43 am

    微博上许多人在一本正经地讨论微信和qq哪个好用,这就非常有趣。两边都是腾讯家,都用就完事了,居然巨细靡遗,翻出微信传文件的种种不足。
    不如说,用telegram才是最好的,传文件这种小事情,在google drive上把文件夹设置成共享,别人需要就直接扔链接,手机电脑互传也非常方便,岂不是秒杀QQ和微信那种管理不便的业余文件传输模式?
    但是telegram身边根本没有人用,大部分人没有听说过。纵然它功能再好,再注重隐私又有何用呢?说起来某个政府,还不待见隐私这种对平民来说很重要的个人权利。假如我只用telegram,当然和身边的人都切断了联系。假如没有一段关系,软件本身都比较次要,一个软件存在的意义总是帮助我维持各种各样的关系,虽然它也可以形塑我们的关系。

    Nekor February 7th, 2019 at 11:28 am

    现在充分感觉到“书到用时方恨少”,挣扎在水一篇文章出来的痛苦边缘之中……

    Nekor February 3rd, 2019 at 12:38 am

    北京大学的张老师在讲康德哲学的时候,说康德很奇怪,“在我们的经验可以触及到的范围之外,在内有一个不可知的我自体,在外有一个不可知的物自体。”

    我把这段话做一个和原文无关联的化用,我的处世特征是,“在有一个令人慌乱不可触及的他者,在内有一个令人慌乱不可触及的我者”

    拥有这样意识的我无怪乎会掉入一种堕落之中。既然他者不可知,我放弃了追溯外部世界,既然我者也是一种深渊,我也放弃将我的内心清楚地言说。如此,我从内到外都是一个san值掉光的分裂者。

    我对那些在公共平台表演伤口的男人有过窥视,他们和我不一样——他们表现的是意志无限扩张导致的创伤和挫折,以及即使遇上创伤和挫折意志也在疯狂生长的迷醉。而我的创伤是神经质的虚弱,是躺在阴暗房间中无言的肥宅,是在没有人访问的个人博客中的低声呢喃。

    Nekor February 2nd, 2019 at 11:18 am

    刚买iPad pro的时候:“还是iPad pro好用,像在纸上画画一样”
    用回搁置已久的影拓5:“还是数位板好用,Sai的手感真顺滑”

    Nekor January 29th, 2019 at 12:44 am

    (胡思乱想时间)“看一本书/电影就多经历一段人生”,我觉得这个观点站不住脚…“人生”这种体验大部分不是虚拟的想象,而是自身处境如何,看书和看电影都自带上帝视角。

    不过电子游戏又如何呢?我觉得电子游戏是有潜力做到把自己人生放进去、同时又可以体验虚拟人生的。假如游戏做到足够复杂,我也可以像在现实当中一样,在游戏中遭遇相当多不可控的东西,不过这种复杂系统的算法目前可能是没有的。

    那么我也许可以说,在未来可能“多玩一部游戏就多经历一段人生”会在严格的意义上成为现实,就好像Rick and Morty当中的Roy game那样。

    要是继续追问,“是什么使得虚拟体验区别于现实人生体验”,真的回答这个问题就太让人脑阔疼了…可能本体论哲学、心灵哲学都在想这些问题吧

    Nekor January 26th, 2019 at 11:52 pm

    12年的时候大家还微博写诗,微小说创作还有许多人去参加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大家都开始哈哈哈哈,不介意全然暴露自己粗俗和拜金的一面。究竟是消费主义的阴谋,还是后现代主义的潮流?不管怎么说,文体两开花,花前月下掩盖不了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这个事实。

    Nekor January 21st, 2019 at 05:40 pm

    不想再画这一堆dildo了…

    Nekor January 18th, 2019 at 11:22 pm

    “绝对污秽之爱”彻底失败,节节败退,仓皇逃窜。最大的失败在于身处战场而不自知,刀光剑影而不见。

    Nekor January 17th, 2019 at 12:58 am

    现在是2019年1月17日凌晨12点57分,我刚刚擦完屁股,有点痛,别是痔疮吧?

    Nekor January 15th, 2019 at 12:01 am

    终于把PandaBangumi插件重新激活,用的是apache伪静态+PandaBangumi更新前的版本+重启apache

    Nekor January 13th, 2019 at 01:06 am

    现在是半夜一点钟,我正在拉屎。

    Nekor January 11th, 2019 at 01:30 am

    现在是2019年1月11日深夜1点半,我要去拉屎

Contact information

About me

  • 海龙王,喜欢在洗澡的时候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