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kor

叙事,谈判,游离,沉默
我深受低自尊问题的困扰,依稀记得我以前也深受自视甚高而不自知的问题的扰乱。通常来说,这是同一个硬币的正反面,极低自...
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
10
2019/08

叙事,谈判,游离,沉默

我深受低自尊问题的困扰,依稀记得我以前也深受自视甚高而不自知的问题的扰乱。通常来说,这是同一个硬币的正反面,极低自尊是极高自尊的同义词——可是这种庸常之间,又有什么道理,出自什么理论呢?

他们当然可以这么说,因为一些人未曾受过这个问题地困扰,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便捷的解决方案——高自尊的人、低自尊的人,和我都不处一个世界,那么——一体两面,简单快捷,无需深思。这是他们的一种叙事。

如果说最近我乱读一些杂七杂八的书,我确实有那么一点收获,那么这个收获可能就是“叙事”这个词,哲学家们怎么讲故事,他们可能从世界的本源说起,从认识论和语言说起。商人们怎么讲故事,他们从利益说起,从利益与美好生活之间的绝对关系说起。政治家们怎么讲故事,他们从权力说起,权力就是他们的叙事主题词。

我不是为了排比,我只是为了从纷乱的思绪中逃离,我摆出叙事的阵势,假装我的叙事有迹可循。

我要宣布,我以前对自己的定位是错误的。观察者在这个世间必须毫无匮乏——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他们可以慢条斯理,毫无紧张感——A是怎样的人,A和B有怎样的关系,我做一个假设B,那么我来仔细看看A会不会发展成B。他们毫不干涉,他们与世隔绝,他们游刃有余。

那么我如何可能做一个观察者呢,不,我要做的不是观察,而是要谈判,要叙事,要去对话。谈判就要搞清楚筹码,叙事要迅速地找到形式,对话需要保持理智。

拜今晚的冲突所赐,我找到了这个立场,模糊地抓到了这个决定,现在我只是如同沙漠中饥渴的旅人,想要抓住这壶飘忽不定的水。

犹犹豫豫,唯唯诺诺,那只是因为我错误地把自己放在了观察者的位置上——但我不是观察者,我的人生还未定型,我要做许多决策,要做许多判断,来抵御许多匮乏,远没有一些真正的观察者的有利条件——他们无需频繁做出判断,无需频繁表述自己的判断。

写到这里,事情已经开始不对味了,它成了一个懦夫壮胆用的宣言。

Last modification:August 10th, 2019 at 01:41 am
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

One comment

  1. Nekor

    叙事是一种武器,但也是防具,叙事使人摆脱世界的乱流。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又是怎么起作用的呢?叙事的诡吊作用在于,不同的叙事可以倒逼出符合它的叙事者。这又回到了一种辩证形式——叙事者与其叙事互成辩证关系,那么假如我不是接受一种叙事,而是要在不同的叙事中生造出自己的叙事,而这种叙事又可以为人理解,自圆其说,那么我这个叙事者,不也随着这种叙事一起,成了一个新的自我了吗?

    从这个角度来讲,那么我几乎就可以把我最近的困扰和烦恼,叙事为叙事之战节节败退,作为叙事者的我遍体鳞伤,找不着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