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是否具有独立人格?——的讨论

BGM上有一个帖子引起了我的兴趣,不在原帖下进行长篇大论,转而在自己的空间里说说完整的看法。

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们怎么样把活着的人类认知为是活着的”……在这方面中毒已深(bgm38)

正在打字的我是活着的,这一点毫无疑问,因为我能意识得到。对我翻白眼的三次元妹子是活着的……这一点还是有人质疑的,比如哲学僵尸——也就是说,我们并不能够经验到别人的自我意识,而只能够通过我们感受到的外表、触觉、声音、语言、人格去确认他人是活着的。

我无法意识到别人的意识,就先不在这方面抬杠,那就先假定我对现实世界的感知就是真实的最高级别,也就是说我们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一个活人以[b]在现场[/b]的方式被我们从外表、触觉、声音、气味、语言、人格被我们感觉到的话,那就是“活的”,而且这种“活着”的感觉取决于我如何感觉和如何感觉我对这种感觉的回忆……

无论是绘画、照片、电影还是galgame,都是对现实世界的一种再现,而这种再现利用了我们认识现实世界的一些规律和特征。比如说写实的绘画是人为地利用了透视法来排列画面中元素的秩序,使得我们在二维的画面中体验到三维空间的真实感,电影以每秒二十四帧连续的静态画面来模仿我们对真实世界中运动的感知。我们对再现作品的体验方式,实际上和我们对真实世界的体验方式区别很大。按照贡布里希的观点,我们对再现作品的体验方式是程式化的,无论这件再现作品多么高明,众大师比如伦勃朗、达芬奇、柯勒惠支的作品能够激起我们的感动和共鸣,但也是在遵循一种程序标准的前提下捕捉各方面的细微表征变化。

问题在于,假如我们对活着的人的感知也接近艺术再现的效果,那麻烦就大了。虽然我们体验的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可是我们却不能够超越过我们的认知局限去认知这个真实的世界。假如说杰出的角色在我们内心中留下来的印象和现实生活中的一个漂亮妹子在我们内心中留下的印象是程度一样的话,那么这个角色是否能够等同于“活的”,确实不容易区分。

但我还是认为,角色不能够等同于“活着”,或说有独立人格。因为我不能够和角色建立社会关系,也不存在这个可能。角色是存在于二次元中的,不是存在于现实社会中的。我这样说,好像就是在说如果社会化失败就不等同于活着,不是这样的,至少失败了也有可能性……

Last modification:December 15th, 2018 at 03:24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

Leave a Comment